28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联组会议,围绕审议国务院关于财政医疗卫生资金分配和使用情况的报告开展专题询问。公立医院改革有哪些措施?有什么困难?下一步怎么干?这些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一一提出。

徐延豪委员在联组会议上提问说,新一轮医改的重点是公立医院的改革。有关部门在公立医院改革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目前遇到了哪些突出的重要问题?下一步还想采取哪些步骤和做法?在鼓励社会力量办医方面政府有什么打算?

卫生健康委主任马晓伟和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分别回答了上述问题。

马晓伟说,公立医院的改革进行了多年,取得了明显的阶段性成果。第一,在全国的范围内取消药品加成,使公立医院的补偿从三个渠道变为政府补偿和价格调整两个渠道。第二,落实政府的办医责任,建立现代医院的管理制度。近年来人民群众对医疗服务的满意度有所上升。第三,全面深化医疗服务价格体系的改革。第四,推进药品领域改革,降低药品的虚高定价。第五,建立适合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向临床一线倾斜。第六,深化医保支出方式改革,把过去以多收项目收费为主、容易导致鼓励过度收费的收费制度,变为以病种为主的复合式收费方法。第七,加快分级诊疗制度的建立。重点推进办医体制的创新,推进城市医联体和农村医共体的建设。目前,公立医院改革运行平稳,成效日益显现。

马晓伟说,我国公立医院改革目前面临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在切断以药养医之后,价格补偿没有完全到位,有百分之十几左右的缺口;国家对公立医院的投入政策在一些地区落实不到位;医保的总量控制比较紧,限制了医疗的需求;公立医院的分配结构还不够合理。这四个问题要继续推进完善。二是,对公立医院医疗行为的监管和对整个行业的监管需要进一步从制度层面加以完善。下一步要巩固药品加成的改革成果,建立一个灵活体现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的动态的价格调整机制,科学合理地使公立医院得到补偿;持续深化医保支付方式的改革,引导合理就医;加大薪酬制度改革,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加大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使我国公立医院向质量效益型和管理科学精细化转变。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介绍了有关社会办医的情况。他说,近年来社会办医取得了积极成效,民营医院的数量、软硬件能力以及诊疗人次明显提升。社会办医机制灵活,贴近群众,在一些细分的医疗领域逐渐显现出优势。

连维良同时指出,目前社会办医仍然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主要表现为一个缺乏、两个不到位。一个缺乏是人才缺乏。两个不到位,一是部分政策落实不到位,准入审批、土地用房、税收优惠、医保定点等政策获得感有待提高。二是监管自律不到位,有些医院通过网络竞价排名和虚假广告误导患者,存在无证行医、欺诈骗保等不法行为。党中央、国务院对社会办医高度重视,出台了一系列支持社会办医的政策文件。下一步支持社会办医,重点是做到进一步放宽准入,适当放宽准入的硬件标准,重点审核软件能力,特别是医务人员的职业能力。同时加强政策落实力度,提高融资引资、土地用房、税收优惠、医保定点等政策实施的质量;加强综合监管力度,严厉打击医疗服务领域各类违法行为,特别是加强对无证行医、欺诈骗保、虚假违法医疗广告等严重失信行为实行联合惩戒和专项治理,净化行业发展环境。

首页社会